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阿罗童趣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梦境文学网

阿罗童趣

历尽磨难之后,阿罗喜欢独处,娴静少言。经常沉浸中,咀嚼着酸甜苦辣,不免逃避一样把记忆定格在,享受那无忧无虑时光。想起小时候,那天真无暇的笑,仍隐然挂在脸上。

第一声雷震醒大地之后,万物复苏,眠的,伸出探视的头,看看谁是勇敢的报春者。春寒料峭,从地里偷偷地钻出来了,悄无声息地传递春的信息“又是一个好季节来了,大伙都出来吧!”,于是,大地热闹起来,小淅沥,树枝吐蕾,竹笋破土,百飞鸣,勤劳的人们披蓑戴笠,忙于春耕。

经过一冬腐化菌的作用,新翻的稻田泥土,一浪一浪漫着亲切的香味。扶犁吆喝着任劳任怨的牛,在水田里一步一步艰难地跋涉着,响一串牛鞭,唱一冲山歌,踏在柔软细腻的香泥里,心里充满金黄的希望。

柔软细腻的水泥里,也是泥鳅的温床,春耕翻犁的时候,扶犁人必会腰系竹篓,随着翻滚的泥土,一滚一弯腰,拣拾那如初醒的泥鳅,泥鳅翻着白肚,卷着扫尾,无可奈何地被扔进竹篓,乖乖地被吃的命运。( 网:www.sanwen.net )

童年的阿罗,最期待这个季节的到来。集体生产制度下,是饥荒无荤的,们干裂的皮肤,枯干的头发,告诉大人们,他们严重缺乏营养。

响水的到来,给人们带来活力,各种各样能吃的植物嫩芽,水里的泥鳅,飞动的鸟,一样样来到饭桌上,成为人们的美餐。泥鳅滑溜脆嫩香甜,蛋白质特别丰富,水煮时,加入鸡蛋,那营养更加丰富,美味可口,皇帝老子都会垂涎三尺。为了能尽快吃到泥鳅,阿罗眼明手快,发现去犁田,马上就拿来竹篓,要么帮父亲系篓,要么跟在犁后,稚嫩的小腿跋涉泥水里,虽然辛苦,但其乐无穷,哪怕栽倒在泥水里,也在所不辞。那一步一弯腰,直接收获着滑溜的泥鳅,小手不断在篓里,掏来掏去,掂量着收获的进程,把玩着还有点呆头呆脑的泥鳅,充满主宰者的喜悦。那润滑细腻的稻泥,在阿罗小小里,就是那么亲切,有吃软糖的甜蜜,就这一点,阿罗也不放过泥里打滚的机会。父亲一般都会迁就阿罗,只是要硬着头皮挨的打骂。

经过犁耙的稻田,溶溶的泥面汪着一层水,明镜似的,天光云影共徘徊。其乐融融的夹鱼活动,就在这个时候开展。

暮色降到山村,鸡、犬、猪有一阵宁静前的喧闹,人们一边“噜噜噜”地给猪喂食,一边喝骂狂吠的狗。带泥的赤脚还在屋前房后,做一天中最后一阵奔忙,铁锅、铁铲、碗筷响成一片,拉下一天的帷幕,提醒人们该进入寂静休养生息的眠。

春天的响水刺激着不少人的欲望,鸣虫此起彼伏引诱人的叫声,让人久久不能入睡,人们往往这个时候,出去田间地头,捕捉夜行者。最是夹鱼的好时机。

大人们在孩子们催促下,忙着做夹鱼的准备,拿出铁丝织成篓笼,用三四尺长的竹棍或木棍挑着。孩子们积极拣拾柴棒,截成几寸长,然后把柴棒放进笼子,撒一点煤油,一点就着,燃着的熊熊火光,比的灯笼还好用,胜似探照灯。提着火笼夹鱼,几乎是各家各户争相做着的趣事。

阿罗的父亲为了改善,每至春耕时节,晚上总喜欢出去转悠,而且大有收获,把一条条大拇指那么大的鳝鱼夹回来,让阿罗和弟弟手舞脚蹈,看着孩子高兴的样子,父亲更加出入频繁,不辞辛苦。阿罗和弟弟有时也参与父亲的夹鱼活动。父亲腰系大篾篓,左手提火笼,右手拿钳子,在明镜似的水田里,来回探照。阿罗和弟弟则抱着柴棒,在田埂上跟着,给悬着的灯笼不断加柴,火势越烧越旺,坚硬的柴棒架在铁笼里,烧得劈啪作响,照得周围通亮,浅水田里的泥鳅鳝鱼,很难逃过被夹的厄运。

山冲水田,泥水肥沃,泥鳅鳝鱼繁殖快且多,白天犁田插秧,泥鳅翻肚,鳝鱼滑溜,常常在深泥里,脚底下得意地钻来钻去,很难抓到,人们无可奈何。但芸芸众生,有谁斗得过人的智慧?到了晚上,钻出软泥的泥鳅和鳝鱼,静呆泥水里透气,它们这时候就成了浅水里的呆子。如果蹑手蹑脚,伸着长长的钳子,急速一钳,十拿九稳,一钳一个准。

父亲一步一拔轻声跋涉在水田里,火笼左右晃动,照及伸钳的范围,父亲频繁地钳夹动作,一条,又一条,……让阿罗姐弟拍手叫好,惊喜不已,钳到大如蛇的鳝鱼,要悬在钳子上观赏一会儿,这时,阿罗心里就有点发毛,好眼前蠕动着无数条蛇,不敢正眼看,不敢出大气。弟弟则高兴地要伸手去抓一抓,毫无惧色。不到半小时,两三斤泥鳅鳝鱼已到篓子里了。燃烧后的柴棒,火屑子掉到水里,发出滋滋响声,夹鱼的兴致不大了,鱼也够吃两三顿。父亲每次都是见好就收,不做体力特别透支的事,更要顾及孩子。

回家的路上,父亲解下腰间的鱼篓,弟弟争着提,阿罗就接过火笼,乐得前面照路,走得踏实。爷仨满载而归,其乐融融。

一到家,弟弟嚷嚷母亲准备木盆,盛些许清水,然后对着木盆将鱼篓倒个底朝天。一条条滑溜的家伙,在水中卷着、缠着,泥鳅的滑行摆动比鳝鱼灵活,喜欢钻来钻去,鳝鱼静心养性,竖着头把嘴露出水面,呆着不动,任人观赏。人看着它们,只联想到口中鲜嫩的美味,却不懂它们那种祸到临头的悠闲,它们似乎也看着人,但都不明白彼此的内心世界,看不懂人性的残忍和贪婪。

继发性癫痫多久能治好

煤油灯下,弟弟久久没有睡意,围着木盆,总看不够,抓不够,用那小手在木盆里抓个没完,抓起来,又让鳝鱼从指夹里滑出去,滑完了又抓,那肉呼呼的小手,与肉乎乎的鳝鱼互相把玩逗乐着,乐此不疲。阿罗只观赏水中的动静姿态,若有所思,没有勇气触摸蛇一样的鳝鱼。阿罗凝神苦想,鳝鱼能不能预知自己的命运?有没有生的危机,可怜的小生灵,生死都在不觉中,顿生怜悯之心。阿罗触物伤怀,泥鳅鳝鱼在锅中泣,跳跃挣扎的时候,谁能大发慈悲,它们的生命悲哀?看着这些懵懂的生命,阿罗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悲悯。父亲则在一旁静看着两个孩子,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灯下,孩子看鱼,父亲看孩子,各自陶醉在自己的幸福之中。

如今已为人母的阿罗,心境总带着一点淡淡的,喜欢夸大生活中的不幸,脆弱的心很容易被淹没,对幸福的感觉总那么迟钝,可能是经历了太多的生命明灭的过程,经受了太多的痛苦,一切都变得麻木了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阿罗疏忽了父亲那一片刻的心满意足,而被弱肉强食的逻辑所震慑,不知多久没吃泥鳅鳝鱼了。

现在要吃到野生泥鳅鳝鱼也不容易。稻田里,撒过过多的农药化肥,没有泥鳅鳝鱼需要的天然养料,毒性很强的农药,杀伤了它们的生命力,这里已成了泥鳅鳝鱼的噩梦。市面上的泥鳅鳝鱼,大多数是家里养的,奸商们,为了赚取利润,不择手段,用饲料,用激素,用避孕丸等等,全然不顾食品卫生。商品经济社会,没有严格的监管机构,垃圾食品源源不断,堂而皇之地销售,人们迫不得已吃下这些隐性的毒品。让人不免过去生活艰难时期,收获虽然不多,食物虽然匮乏,却都是大自然的恩赐,既安全,又香甜。

绵延的大山,浑圆敦厚,沉稳含蓄,隐藏无限生命的奥秘,充满着让人悸动的诱惑。

阿罗童年的记忆,就是对山的记忆。山给阿罗的童年涂上五彩斑斓的色彩,激发了阿罗对大自然无限热和之情。山的品质影响着阿罗的人生观,让她总是那么质朴,宁静,逃离喧嚣。当人们热衷城市嘈杂生活的时候,阿罗的精神固执地固守着,心就扎根在山里,眼前只剩下山水树木。

故乡的山牵魂阿罗,阿罗专情故乡的山。在外疲于奔命的阿罗,决意最后还是回归那片山。那芳香的泥土,那清冽的山泉,那神秘的野生动物,那四季飘香的鲜花野果,魂牵梦绕着阿罗,那里才是她心灵的归宿。

多少次,阿罗梦回故乡,穿行山间小路,嬉玩于清泉石上,劈荆斩棘于灌木丛中,捡柴火,拔竹笋,拾野菌,采野果。接受大自然的恩赐,滋养着自己稚嫩脆弱的生命。寻着童年的踪迹,做着山的梦,故乡。故乡的山是那么慷慨、仁慈,无需回报地馈赠,撒一地甘露,滋万物生长。

山是故乡的好,水是故乡的甜,花是故乡的鲜,野果是故乡的醇正。提起野果,阿罗涎水溢口,回味着酸溜溜,甜滋滋,酸甜中和的可口滋味,那无与伦比的滋味弥漫整个记忆的时候,眼前玲琅满目、色彩鲜艳、晶莹剔透的水果,就失去诱惑力了。

阿罗记起每年春回大地,草木萌发的时候。家乡漫山遍野的茶树,新叶舒展,树枝拔节。新叶嫩枝之间,藏着一种可吃的,我们称之为茶片,又叫茶耳的东西,躲迷藏一样,诱惑着孩子们去寻找。茶耳的形状、纹理和大小跟茶树新发叶子一样,只是肉质比较厚,鼓胀着水分,叶面细腻亮光,整体有透明感,感觉细嫩得像出生的娃娃。颜色有红有白。吃起来,脆甜清香。享受这种特有优惠,可以持续几个星期。

不用走出茶林,阿罗她们还可以享受到另外的野果。茶树林里,经常长着多种荆棘丛野果,叶片上细毛茸茸,荆条上布满刺,有一种相继在茶耳衰败之后成熟的泡喱,俗音“插田勒子”,学名泡喱。那色香味比茶耳更诱人。开白花,结红果。果子从含苞青色,慢慢变黄,然后成熟红色。圆浑锥形,像草莓的缩小化,是透明的红色颗粒凝结,水分充足。熟透了,就得轻摘轻放,分个置放,否则水泱泱的果汁马上变成糊糊,就会失去果子的鲜味。这种果子,红得特别可爱,像晶状雕刻,剔透耀眼。个大的,往往结在荆棘丛里,采摘时,要非常小心,那横七竖八的刺条交叉着,可以把细皮嫩肉的小手,经常划出一道道血痕,刺出一点点血珠,撕破衣服。阿罗一伙从不畏惧,偏往荆棘丛深处钻,摘到了,很有成就感,像战胜了敌人一样,心怀喜悦。然后把个大一点的,放在手心欣赏,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美到极限的无法形容的大自然杰作,根本不忍心送进嘴里,有时干脆扯一把青草,放到制高点摊开,把一颗饱满的泡喱放到中间,找到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达到享受的最高境界。那透红晶明的泡喱,夹杂着凝成一粒粒的血珠,像红火焰一样,燃烧在阿罗记忆的深处。

暮春时节,有一种叫桑葚子的野果,颜色与泡喱差不多,不过有些成熟时变成紫黑色,形状呈不规则圆锥样,味道稍逊泡喱。酸酸甜甜,止渴解毒,润肺通便,补血养颜。具有不少药用作用,所以很多人喜欢吃。阿罗一伙孩子,觉得味道不如泡喱醇,摘下桑葚多半捧着玩赏,少部分扔到嘴里,漫不经心吞吃着。大人们倒是喜欢吃,采摘方便,不费时日,沟边路旁都有,顺手一串,送到嘴里,也是不错的享受。

季野果成熟时,大多呈紫黑色。阿罗一伙最喜欢采吃地茄子,俗称“地皮勒子”,这种野果很容易采摘,地茄子藤蔓匍匐在地上,长在灌木丛稍微漏光的空隙间,呈圆形伸展漫开。春夏之交,盛开白湖北有没有治癫痫的医院紫色的花,果子从青到红,然后成熟紫黑色。果子紫黑亮光的外皮上,竖一层黑茸毛,成熟花蒂口向上,果腹鼓胀着果汁。整个地茄子洗干净后,皮、籽、汁都能吃,吃起来酸甜可口,味道全在果汁里,籽粒很小无味,但吞下无妨。一捧捧地满口吃,更过瘾。吃多了,整个嘴巴都是黑乎乎的,只有小孩子贪嘴,不怕别人笑,可以尽情地吃。还可以给孩子们增添一点稚气可爱的神情。为了保持虚伪的洁净,大人一般不吃。

秋季是收获的季节,田野里浸透了农民的汗水和喜悦,山上荡漾着孩子们的欢笑。满山的野果,掩隐在苍翠的枝叶间,给孩子们带来无尽的欣喜。阿罗不担心晚餐是否有着落,饱食野果的肚子,一夜都不会出现多半时日有的饥饿感。

集体生产的年月,农民劳作效率低,粮食产量不高,每亩大概只有三四百斤。发给社员的口粮,每年不能到岸,总有两三个月缺粮。有地家庭,总是紧衣缩食,节约粮食和其他开支,才勉强度过荒月,熬到夏粮收割。正在发育时期的阿罗和弟弟,长年每天两顿素饭,经常没有晚饭吃,饥饿感时时伴随他们。

家乡慈爱的大山,给了阿罗不少温暖的记忆。一年四季,都能长出一些根根草草,茎茎叶叶,花花果果,滋生一些鸟兽虫蚁,来填补生产的无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罗身上每个细胞,都得到了故乡大山的眷顾,出落得倒是水灵灵。

的大山是阿罗一伙的乐园,孩子们除了可以在山上尽情嬉玩,还可以享受到种类繁多的美味野果。什么狗屎梨,鸡爪梨,乌栏扒,梧桐饭或十月乌子,菝栔果,乌金子,坚粒子,野柿子,杨头蔓,野葡萄,毛栗子,子或公鸡蛋,八月瓜等,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能够入口的野果。大部分野果不能收藏,采摘吃新鲜的,水分足果汁味道纯正。而且日晒夜露使有些野果更好吃,如梧桐饭,土话叫羊子饭,打霜前后,味道截然不同,之前味道酸溜溜,之后酸甜中和,果汁盈盈,非常可口。小孩们最喜欢吃羊子饭,除了味道美,采摘也方便。果子结在常青灌木丛里,枝叶无刺无茸毛,叶片苍绿着蜡光亮,显得非常干净,茎枝矮小,一丛一丛,孩子们可以肆意采摘,断枝捋果,任其意愿。自己吃饱了,还可用簸箕装回招待来客。凡事适可而止,切忌贪嘴,吃多了,满嘴会乌黑,排便也不顺畅。阿罗多次因为排便不畅,没有少遭罪。可是孩子的自控能力总是差,只图一时口感好,肚子饱。到时孩子们互相帮忙,用小柴棒挖,也是一种乐趣。遭罪乐趣相得益彰,充实着孩子们的生活。

毛栗子,是故乡最盛的野果,树形叶子和果实,都像板栗,都是板栗缩小化的形象。果子外壳,像刺猬,圆球形布满刺。阿罗不喜欢采摘,非得带上铁钳锤子,方能奈何得了,放能吃到脆甜的栗子。孩子们都不喜欢复杂麻烦的采摘,干脆等待,这个季节有的是果子,随便采几种就能饱口福。好在等到毛栗子熟透了,圆刺球自己会裂口,栗子蹦出来,不费吹灰之力,捡上一衣袋。毛栗子生吃脆甜,熟吃爽齿,就看个人喜好。

故乡的美味野果不胜枚举,那色香味,深深嵌入阿罗的记忆里。渐行渐远的,没有带走故乡山的味道,水的味道,野果的味道。阿罗把心境和味觉永远定格在故乡的山水里。

如今的水果摊上,摆满了各种色泽鲜艳的水果,多是中看不中吃。人工种植的瓜果,施过各种化肥,喷洒过农药,还用过催长剂。个大好看,吃起来无滋无味。不免让人想起食物匮乏时期的野果。如今的大山换植几代植被,的野果也消失无影,一切只在记忆里浮现。如果真有时空隧道,很多人会想回到从前。阿罗更愿回到那洁净蓝天下的,绵延的,四季飘着野果香的大山里。

阿罗用圆溜水灵的眼睛,认真好奇地读着周围的一切。唯独不喜欢细读大人们的嘴脸,大人们的脸经常拉长着,一副不苟言笑、不可冒犯的样子,总让她产生几分畏惧。尤其那声如洪钟的声音,说起话来口水四溅的黑洞洞的嘴,更让她讨厌。由于不喜欢看大人们的嘴脸,就经常耷拉着眼睑,干脆竖起耳朵听大人们的使唤。尽量远离大人圈。

山冲里的人家,撒落在每座山脚下的灌木丛里,简陋的土房,掩隐在楠竹、杉树林中,依稀可见,每每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才知竹林深处有人家。孩子们理所当然成了山中野孩,山上的树树木木,花花叶叶,菌菌果果,鸟虫鼠狐等,都是孩子们的猎物。一座座杂乱无章的山丘,自然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放牛娃吹响的叶笛,此起彼伏,交相呼应,打破了连绵山丘的,给山们赋予人的生机。

阿罗喜欢家乡的山,春天到了的时候,百鸟争鸣,悦耳动听,就其乐无穷,更惹人怜爱的,要算漫山红遍的映山红,和花束很大亮黄的牛屎花,娇嫩得让人不忍采摘。阿罗往往会呆在花丛中,舒展眉眼,做出陶醉的姿势。或静看蜜蜂穿梭飞舞,蚂蚁忙碌沿行花朵里。里的蝉鸣,也能惹得阿罗心花怒放,她会蹑手蹑脚捕听蝉鸣声源,然后用手轻轻触碰蝉背,蝉蹦的一下飞走了,又在别处聒噪,这种与蝉玩捉迷藏的游戏,阿罗久玩不腻。不知蝉用什么来敏感人的气息,一般人到的地方,即使住脚很久,蝉声马上消失,一旦离开,声音就响起。好像有意与人逗着玩。秋天里簌簌落叶,铺满山路,松树针叶的清香,灌木枯败叶子的余味,是阿罗最喜欢闻的气味。冬天里,那厚厚的落叶,成了各家各户燃火做饭的引子。这山上的一切,都充实着阿罗的生活,让她对家乡的山,产生了深厚的。

家乡的山,充满诱人的魅力,除了四黑龙江治癫痫病的医院季的爱物,还是天然的野生动物园。在这里,可以看到拖着扫帚一样尾巴、尖嘴、狡猾贼眼的狐狸;当看到红冠黑绿闪光羽毛的野鸡,一碰触,就砰地一声飞走了,肯定会把人吓得半响不知东西;还有灰灰兔,竖起两只耳朵,机警地听着四周动静,当它被追下坡的时候,翻着筋斗往下滚,出尽洋相,惹得孩子们拍手称快。经常出没在塘堰上的大白蛇,偶尔可看见的大蟒蛇,野猪,还有用来吓唬孩子的从来没见过的老虎。阿罗对这些动物,既充满恐惧,有存好奇心。

在阿罗大概十岁的时候,清风习习的早晨,阿罗背着小铁耙,挑上畚箕,到处转悠,拣拾狗屎和牛屎。那时集体耕田里,主要积肥来自鸡鸭牛粪,和山上的茅草灰。生产队鼓励孩子们把拉在野外的牛粪狗屎,拣积起来,称给集体,记工分。阿罗不要吩咐,每天早晨起个大早,转悠到人家的房前屋后茅草见,拣拾一遍之后,才上山拣拾牛粪,拣狗屎比牛屎的工分要高,阿罗是个鬼机灵,当然知道权衡孰先孰后。

就在阿罗经过土庙的时候,先听到庙门前那丛荆棘深茅间,有很大唰啦唰拉的声音,好像有大水牛穿过,阿罗也没太在意,专心在茅草间寻找狗屎,直到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她的时候,阿罗顿时吓懵了,脚麻木了不听使唤,粪耙掉在地上,整个人就僵硬呆着不能动,一条大蟒蛇就在阿罗眼皮底下溜过,她屏住呼吸,心脏几乎要跳出来,等待被大蟒蛇吞噬的命运。大蟒蛇,长有两三米,身围有一尺多,鳞片清幽闪寒光,头呈梯形,闭嘴,直往前溜,身段无需摆动,荆棘茅草自动让路似的,大蟒蛇毫不费力溜滑着。经过阿罗眼前时,没有张牙舞爪,没有凶恶的样子,没有吞噬阿罗的意思,就像素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径直朝自己的方向溜,等到蟒蛇消失得无影无声,阿罗才缓过神来,丢掉粪耙和畚箕,没命地往回跑,好像大蟒蛇要掉转头追赶似的。回到家中,半响惊魂未定。从此,阿罗再不敢到庙门前经过。阿罗曾经听说过庙里有鬼,每当经过庙门前时,心里就有点发毛。但从没见到过什么,这次的大蟒蛇,阿罗以为就是鬼,或是鬼的替身,后来才知道是大蟒蛇。后来在电视里看到的,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大蟒蛇,都没有那条威风可怕。

山里的孩子,血液里流淌着山的乳汁,有着山一样的坚毅,沉稳和胸怀。阿罗心里装下了山里的一切,从花草树木,到虫鸟禽兽。不希望任何人破坏它们,伤害他们。人们经常为了改善伙食,带着鸟铳打猎,放兽夹。残忍地捕猎杀害鸟兽,这让阿罗痛恨有加。阿罗不忍看血腥,平常过年过节家里杀生,她从不靠近去看,那血淋淋的场面,那牲畜咽气时的痛苦和挣扎,那生命之火熄灭时的呻吟和哀叹,都会让阿罗全身痉挛。好在在鸟兽怕人的同时,也有人怕鸟兽。人仗的就是人多势众,仗的就是奸诈的智慧,往往致鸟兽于死地。

那次,阿罗在山上拔竹笋,听到对面山上一片嚷嚷,还夹杂着,嗥嗥嗥……,猪的嚎叫,蹿得灌木柴哗哗响,一群人在追赶着什么,喧嚷声越来越大,人越聚越多。好奇心驱使阿罗也赶到人群里,大家说,在追猎一头野猪,野猪糟蹋了许多作物,队长召集青壮劳力围除祸害,已经追赶过几个山头,野猪和人进行着拉链赛,野猪慌不择路,疲于奔命,最后还是被狡诈的人打死了。这阵势,就像原始人狩猎一样,个个手上拿着棍棒刀叉,从脸到脚,被荆棘藤蔓刺划得鲜血直流,轻者也划痕纵横。

野猪大概有一百斤,是在别的生产队山头追到的,就地宰刨割肉,在场大人小孩,人人有份,比原始人狩猎分赃,还要公平,观看热闹的孩子也有一份。阿罗当然不例外,得到这份野猪肉时,阿罗竟忘了人的残忍,喜滋滋的往家里跑,不亚于天上掉下了馅饼那么高兴。

山里孩子,尝野味,几乎是家常便饭。可吃野猪肉,还是头一次。野猪肉,没有多少脂肪,几乎都是瘦肉,肉质比家养的甜嫩。夹到第一块野猪肉的时候,阿罗先放到鼻子下闻一闻,香甜扑鼻,沁入阿罗的记忆里,然后慢慢把它送进嘴里,轻轻一嚼,含在嘴里久久舍不得咽下去。阿罗再次感受到,做山里孩子真好。七岁前,那个荒芜光秃的家乡,哪能跟这里相提并论?阿罗拥有这多彩缤纷的大山世界,是从七岁之后。那得阶级斗争,把阿罗一家从贫瘠的山窝窝,赶到这里。这里原本就是阿罗的根。可说是失而复得,万幸万幸!

由于《白蛇传》的提醒,想起那两条真正的白蛇,历历在目。每年春暖花开季节,万物复苏,蛇虫出动。有两条白蛇,经常要到塘堰上进行一次交配表演。由于人怕蛇,蛇怕人,所以两蛇交配,没人敢靠近围观,阿罗他们一群孩子,远远地看着。有了距离,也就不再害怕。蛇交配亲热,要很长,有时要从上午到下午,七八个小时。两蛇高高地抬着头,身尾纠缠着,头交叉摆动,像在跳舞,动作但简调,远观的人很快就索然无味地离开。这两条蛇,听说后来被捕蛇者挖走。阿罗心里好像丢了似的,有点惋惜。

如今家乡这些山上,开发过多次,毁了灌木丛,种上杉树,杉树被砍,又植上外国松。现在山上是谁的世界,不得而知。阿罗远离这些山几十年了,原来属于阿罗心里的山也远离了阿罗几十年,人变物非,也抵不过沧海桑田之一秒。且把一切归入记忆吧。

穷人孩子早当家,显得早熟的阿罗还是挡不住嬉玩的诱惑,孩童的天性让她按耐不住,时常加入横冲直撞的孩童嬉闹队伍里。捉迷藏,抓小鸡,攻占城堡,玩小石头,跳绳,丢手绢等,阿罗一样不落,时兴什么,就玩什么,兴致高,玩起沧州去哪治癫痫专业,正规医院在这里来特别投入,出类拔萃。

最有趣的,最刺激的,最让人忘乎所以的,就是攻占城堡。游戏中,参与人数不限,虚拟两个阵营,只要有一块比较平整空旷的地盘就行,在地上,先象征性画两块长方形大阵营,相对的两侧各画一个通向城堡的通道,通道中途有个歇脚的“天庭”,作战双方各派出强有力的战士去攻打对方阵营,留一些厉害的战士守阵地,一线之隔,扯衣,碰撞冲锋,只要脚踏城线,就算战死。跟打仗类似,也要讲究战略战术,战略上藐视敌人,部署合理,战术上灵活机动,攻其不备,声东击西……。孩子们在嬉玩中增知长智,阿罗是智慧型的孩子,凡事审时度势,用心思考,小小年纪,经常指挥一群大孩子。攻占城堡也是阿罗的拿手好戏,在人数势力相当的情况下,经阿罗精心部署,阿罗派取胜的机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所以游戏中,争相加入阿罗行列,阿罗被同伴捧得心花怒放,不能自已,大有呼风唤雨之态,甘愿充当孩子王。

这样的游戏,一开始玩,就没完没了,没有时间概念,有时从放学回家一直玩到天黑,耽误了砍柴、扯猪草、放牛的功夫,为了应付家长,免遭惩罚,大家趁天黑胡乱弄点柴草,牛则善解人意,自动回到牛栏里。可是,每次还是有人回家挨打挨骂。看到孩子们一个个汗流浃背,浑身灰泥满面,衣服上的纽扣基本被扯光,衣裤有时也被撕破,柴草那么少,家长们气不打一处出,抓住孩子,剥下他们的裤子,撒开五只手指,大巴掌往屁股上狠狠地煽,村庄里顿时哭声四起。阿罗则在游玩之前,就把该做的事安排妥当,免遭大人责罚,这也是她超群之处。然而,这种游戏并不会因此停止。

贪玩是孩子们的天性,无论白天,变着花样玩。还贪婪地想,要是没有黑夜就好,黑夜总带给人恐怖和危险,看着幽森森的树影,心里不免打着寒颤,似乎背后藏着青面獠牙的魔鬼,阴森可怕。孩子们的黑夜就是鬼的世界,这才能让他们乖乖地呆在家里,不敢轻举妄动。

有的晚上,萤火虫眨巴眨巴着飞来飞去,孩子们仰望着天空,各人编织着各人的,想象着天上肯定很好玩,腾云驾雾,想去哪就去哪。嫦娥姐姐肯定非常善良温柔,洒下的皎洁月光,轻柔似水,给人般的感觉。孩子们就会忘了打屁股的和夜幕下的恐怖,溜出家门,聚在一块,玩捉迷藏。

大不大,小不小的孩子,开始有性的羞涩,男孩之间有点心里排斥,玩捉迷藏,一般是男孩躲藏,女孩抓捕,互为假想敌人,毫不示弱,男孩胆大机智,女孩胆小心细,势均力敌,男孩到处躲藏,女孩竖起耳朵静听,判断窸窸窣窣出处,蹑手蹑脚,一抓一个准,无一漏网,女孩子的胆小缺陷与男孩乖乖受降的耻辱,最终扯平,谁都别想占上风。

阿罗一向是孩子领袖,心理成熟比同龄孩子显得早一点,嬉玩过程中,萌动点点异性意识,盯着自己喜欢的男孩,一举一动尽可能招惹对方注意,从而玩点感情迷藏,高大壮实的男孩,经常以得到阿罗青睐为荣,互相心照不宣,默契交流,用心感觉对方的情意,粗心的同伴全然不觉。

皎洁的里,还可以玩抓小鸡。吃完晚饭,大人们串门闲聊。阿罗一声暗号,全村孩子立即闻声而至,无人怠慢。人一到齐,就由听从阿罗指挥,安排一个高大有力灵活的男孩子当母鸡,阿罗自己则充当老鹰,其余孩子一个接一个抓拉背后的衣服,拉成一条长长的蛇形队,一开始,母鸡张开两臂拦挡老鹰,时刻注意老鹰的一举一动,忽而这边,忽而那边,小鸡尾随蛇形摆动,年幼的经不起折腾,不久,就有脱节跟不上的,有跌倒的,这些小鸡当然成了老鹰口中食,要把母鸡背后的小鸡全部抓完,才算完成一次游戏。孩子们呐喊喧闹声响彻整个村庄,打破了山村月夜应有的寂静,姐姐似乎也被感染了,照得更透明。孩子的游戏规则像铁的纪律,都自觉遵守,被抓的小鸡,乖乖地呆在一边,但不想闲着,为躲藏中的小鸡呐喊助威,游戏最终是小鸡一一成为老鹰盘中餐,剩下老鹰和母鸡,还要搏斗一番,直到二者筋疲力尽,方能宣布休战,游戏才告一段落。

玩味未尽的孩子们,仍没有回家的睡觉意思,转而玩起节奏较慢的丢手巾。孩子们围一个大圈,其中一个人拿着手绢绕着大家背后外圈跑,悄无声息地把手绢丢在某人的后面,当转圈的人再次到来之时,逮住谁,谁就要受罚,要给大家表演自己拿手好戏,或唱歌,或跳舞,或讲等。其中最刺激的,就是每个人都担心抓住的是自己。由于节奏慢,无声无息,稍小的孩子,应着月色,睡意爬上眼皮,有的干脆趴在地上睡着了。等大人们吆喝回家睡觉时,孩子们早已玩累了。阿罗拉着睡意浓浓的弟弟回家,很快瘫倒在床上,睡得非常香甜,脸上挂着幸福甜笑意。山村没电视,没电脑,没先进玩具,孩子们照样快乐。

过去孩童的向往就那么简单,毫无掩饰开心地笑,非常投入地玩,互无猜忌,规则平等,尽心尽力,即使汗流浃背,精疲力竭,脸红耳赤,还是一个劲地呐喊冲撞,宣泄着孩童多余的生命力,那是一个多么的世界。

不知是人的进化还是退变,如今的孩子,背负着沉重书包,出入乘车,整天没精打采趴在课桌上,作业懒做,听课恍惚,一无所获。玩的是电脑游戏,打打杀杀;看的是电视剧,卿卿我我;吃的是垃圾食品,酸酸辣辣。课余时间,懒动,懒说,懒听,懒活的样子,叫人看着都揪心。孩子们应有的粗野,应有的活力,好动的天性,消失得无影无踪。哎,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光棍节我爱你_散文网

下一篇:读《杨善洲的坚守》有感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