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二月里来菜花黄-明阅

时间:2020-12-03来源:梦境文学网

羑河纪实之一二一

二月里来菜花黄

文生

芸从五层楼的阳台上望窗外,天空雪花飘,雪落在马路上很快就融化了,但落在松柏树上,绿篱上,显的绿中带白。阳台下有一个车棚,不一会儿,车棚顶上绿色的瓦楞骨与白色的雪沟成白绿平行的条纹,车棚旁的平房上,落满了雪,雪中房顶上还有几个废弃的卫星接收锅,无力地发着亚光。这些年冬天的雪,来的越来越迟,快过年时才来,年后又来了一场。

她不由想起南方,这时候怕是雨夹雪的天气,在这样的天气里,那些早开的,已染了一层层金黄梯田的油菜花儿怎么样了?过几天,她要老伙伴们到南方旅游去了,看油菜花开。

很多事,沉积在岁月沉默里,你也许认为早已忘记,但心底里还在,等待机会打开记忆的闸门,闸门打开后,往事就十分清楚的出现在面前,特别是人年纪大了后,往事的闸门变的容易打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前一段时间,正月十五前,她去父亲那儿,正好村里远房的三婶子在。三婶年还没过完,就到到城里来照看小孙子,抽了个时间,过来看看年老的父亲。

打了招呼后,她在厨房里做菜。

三婶是个健谈的人,沉默的父亲也健谈起来,俩位老人年纪大了,三婶七十多岁,父亲八十多岁了,耳朵都有点不好,说话声音就大,于是她也听到了大人们的说话。他们谈了好多事,这些事好多又是不确定的样子……

三婶说:这老金……

父亲说:你说的是老水的事吧?

三婶说:不,好象是老臭……

父亲说:不对,是老金的事……

三婶说:对,对,是老金……

父亲问:过年前你在老家还看到谁了?

三婶说:老强从南方过来了。

父亲问:那个老强呀?

三婶说:就是那个在生产队种油菜的老强。

父亲说:哦,想起来了,他现在咋样了?

她听到老强,做菜南宁癫痫病治疗医院动作就慢了,支起耳朵听两位老人闲谈。

三婶说:在南方种油菜。

父亲问:他为啥去南方呢?在老家种不中?

三婶说:老家就那两仨亩地,能收多少呢?在南方可以漫天漫地的种,听说种了上百亩呢。

父亲问:那啥地方?

三婶说:不知道,反正是过了江。现在咱们这里还冷,那边油菜花已经开了。

父亲吟:二月里来菜花黄……

三婶说:在咱们这里就开的晚。

父亲说:那就三月里来菜花黄,塔下儿女好颜色……

三婶说:这是过去的事了。

父亲说:这孩子,还是那么固执。

三婶说:还叫人家孩子,其实俺也比他大十岁的样子。

父亲笑了,说:咱们辈份高么。

三婶说:他在江南安家了,那里就好种这个。

父亲说:这孩子,其实也是个读书苗子。

三婶说:可不是,人家在学习会上念的书可好呢。还不是家里负担太重。

父亲说:是呀。他念的书好的呢。那会儿上面要批邓批右,批唯生产力论,要求读报纸,好多地方敢怒不敢言,改为读毛选,他在政治学习会上给大家读了不少毛选文章。

三婶说:俺还记着,开头学的就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你还记着吗?

父亲说:当然。俺记着你们在会上不是纳鞋底,就是说小话……,你啥还能记着?

三婶说:俺是学毛选的积极分子呢。他念的好么,他那点文化,不容易,大家爱听,只是念的时间长了,大家就管不住自己了,就做小动作了。后来他还念什么,就是要打很长时间仗的样子。

父亲说:《论持久战》。

固原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好height: 28px;"> 三婶说:对对。那里面讲的是啥?

父亲说:你是学毛选积极分子,还能忘了?

三婶说:年纪大了么,要说,俺现在还能背《为人了服务》呢。

父亲说:说起来话长,简单说,就是咱们当年要打败日本侵略者,需要很长的时间,结果打了八年,现在说是打了十四年。

三婶说:为啥要打那么长时间?

父亲说:各种客观原因吧。

三婶说:俺想起来了,那个谁说,对,那个老强在学习会上说学习感想,抓革命捉生产也要有打持久战的精神,他和年轻人种油菜,需要坚持打持久战,让大家能吃上油,不信不会成功。其实咱们那里的地,种玉米、红薯和小米还差不多,现在也有人把小米做成产业了。

父亲说:这孩子当年为了让大家能多少吃上油,下了苦功夫了。

三婶说:可不是,就是咱们那里的地真的不容易种。那会儿不象现在,油随便买。

父亲问:分了地后还种吗?

三婶说:种过,几年后就干别的了,出去打工了。

父亲问:这些年都干过啥?

三婶说:他下过煤窑,盖过房子,后来就在南方种油菜了。年前来过一次,和俺说了不少。他年轻时可好看呢,象洪常青,当年村里好多小女娃娃说是去上政治课,其实是去看他呢。

父亲问:这么多女娃娃里面就没有跟他的?

三婶说:还不是家里负担重,人家一看他那个家,老人有病,弟妹又小,房子也是破的,就打了退堂鼓。后来他下煤窑、盖房子挣的钱都给大人看了病,供弟弟妹妹们上学。弟弟妹妹们结婚了,又送走了老人后,他就在留在南方,不常回来。

父亲说,那,他在南方安了家,又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也值了。

三婶说:老强那时还是小强,心里有人,就不想别人了,很晚才办了事。

她心里早已不平静了。

她进客厅续水时,三婶说:哟,这是芸芸,退休了吧?年轻时象吴琼花呢。本来可以在城里等安排,考了几回才考出来。听说你睡觉不好,这不,俺弄了点酸枣带过来,你泡着喝。

她说:谢谢三婶,现在好多了。退休了。

重庆那家治癫痫#!好e-height: 28px;"> 三婶说:还有大枣,是补气的,当年老强他们还在酸枣上嫁接大枣呢。

她说:婶子记忆真好,好多年前的事都记着。

三婶说:年纪大了,眼前的事儿想不起来,刚进来就知道你是芸芸,说了枣儿的事,这不又说了一下。倒是过去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一翻就都翻上来了。当年呀,你们那些小青年讲科学种田呢。还记着你们,村里的油菜地不看,好去那个什么村里铁路边上看油菜花,对,就是石林黑塔村北面的铁路上,从白塔跑到黑塔,专门等票车过来时照像,你没照过?

她低声说:没照成。

三婶说:真可惜,俺还想照,那时没钱,你叔还骂俺呢,说俺在追求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等后来能照时,那个村里早就不种油菜了,后来,票车也不开了。

她说:三婶可以去南方照,那里有的是大片大片的油菜地。

三婶说:不出去了,也走不开。人和人不一样,俺一个月才发几十块钱,不比你们,退休金好几千,还有是文化好。当年你是考出来了。

她说:身体没有婶子好,退休金都送到医院了。俺能考上是俺爸辅导的好。

三婶说:你爸那么有文化,在乡下种了那么多年地,真是造孽。还好,你们一家都回了城里。你们在村里受苦了,有什么不待见的地方,俺替大家给你们赔个不是。

她眼睛红了,想起了在农村家里人口多,没劳力导致的艰难生活,不过,三婶也没少仗义执言。

父亲说:别这样说,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当年你对俺家照顾也不少,可后来从来没有找过俺们。当年我们不下去,还真不知道农村生活过那样苦。哎,年纪大了,要不也去村里看看。

三婶说:年前芸芸不是去了么?大家还说你没有忘记乡亲呢。

父亲说:说实在话,心里有愧呀。

三婶说:不说这个啦。

父亲问:村里啥样?

三婶说:变化很大。空房子很多,好多人到城里不回来了。以前进城不容易,买根麻当(油条)也要粮票,咱农民那里来的粮票?进城看一眼,带上干粮才中,现在是随便进城,租房住也能上户口了……,好象外面有车叫,是不是俺家的车?俺该走了。

父亲说:吃了饭再走。

三婶说:不用了,孩子们在家等俺呢。

父亲说:那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婶走了后,她说,爸,你真的要回农村看看?

癫痫黑龙江那家三甲医院好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父亲说:这些年,想了很多,过去的事,用《红楼梦》里的话说,是个劫数,往前看吧。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弟弟多会能跳出来。

她说:你也别生他的气。那个三权分立也是世界优秀文化。

父亲说,为什么不进一步说是三权分工呢?

她说:有区别吗?

父亲说:当然有。他思想还是那么激进,认为总从古到今都是专制,现在还是……

她说:他还是在为曾在农村生活不平。

父亲说:不说了。说到底,还是国家太穷,说服力还不行,需要干,撸起袖子加油干,象老强那样做一辈子……,建设社会主义,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

她说:爸,他会慢慢转变过来的。

她也想起了过去的事,还觉着脸发烧,那时她不想复读了,和许多人一样,受到青春的困扰。

她约强,强说,咱们先悄悄骑车先到,人家借来相机后到。结果先预摆了好多姿态,人家到底没借来相机,空忙了一场。要知道那会儿她约强,得有很大勇气,要是让人家知道了,会成为笑柄的。当时她认为强是故意的,是嫌她的家庭成份高,不想找人借相机。现在想,是真的没借来,还是有意不作为?

当时她十分生气,后果很严重:不再理他了。他种地种傻了……

她把精力投入到复读中,终于考上了学。

后来她在大学里读《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引起了她和从农村考上学校的同学们的强烈共鸣,在那个年代,青春是那么无奈,青年人有梦想,梦想也许微卑,但时代不给青年人机会,只能是扭曲的……

就具体情况来说,农民也在想法改变自己,比如说,那时队里私下里把一些活如锄草、耕地等活包了下去,那时他父亲已经先期返城,让她专心复读,不用干农活,也就没有包活干。

她觉着她的强象书中的人物吴昌全,他们认定了一个方向,就是靠科学种田改变农村命运,其实在那个年代,政策不改的话,吴昌全们迟早会受到冲击。改变强的命运的是家庭联产承包制,改变她的命运的是高考,如果不是高考,她就当不成老师。假如她还在农村,会象许多女青年的一样,早早就嫁人了,然后生一大堆孩子。她回了城,会象许多女工一样,在厂里干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在人到中年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下就遭遇下岗……

多年后,她终于明白:强比自己明白的多,早熟的多,坚强的多……

她从沉思中醒来,往窗外一看,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手机里照的雪景也不多,她想,过几天,就是农历二月天了,南方正是二月里来菜花黄,要好好地和伙伴们在那金黄灿灿的油菜花中,展现自己的好颜色……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2月24日

上一篇:是否还相爱精美

下一篇:春风烟雨俏江南-明阅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