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一生隽永父女情_人物散文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来源:梦境文学网

  父亲去世十五年了,一直想给父亲写点文字,以记载老人家平凡却历经坎坷的一生。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会听见他的小女儿来自心底的思念。我一直相信父亲没有走远,他只是站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继续关爱着我们,只是,我看不见他老人家。——题记

  父亲祖籍广东省中山市,由于爷爷是海关官员,在上个世纪初期,一家人跟着爷爷辗转于中国的沿海城市。我的父亲于一九二八年出生于天津市,后来在父亲五六岁的时候才定居上海。由于当时家境较好,父亲从私塾读起,一直受着良好的教育。然而正处于兵荒马乱的年代,人的思维总是紊乱的,一次错误的投资,爷爷几乎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低迷之后,我的父亲毅然弃笔从戎,离开家乡,走上了军旅生涯。

  父亲遗传了广东人的生理特点,个子矮小却很聪明。由于身材的原因,在训练中,父亲不怕艰辛,吃尽了苦头。当时已经是解放初期,战争接近尾声,参加了解放海南岛战斗之后,全军就开展学文化、扫盲行动。于是肚子里有点墨水的父亲便有了用武之地,当起了部队里的扫盲教员。父亲说那时候真的想不到会站在讲台上给别人讲课,然而当看见战士们那渴望知识的眼睛,性格内向的父亲竟然很自如地当起了这个小老师,而且一当就是几年。

  后来哈军工建校,在全军里选拔人才,父亲有幸成为哈军工最早期的学员。于是父亲背起行囊来到了那座寒冷的城市,再次走上了求学之路。父亲被分配在炮兵工程系,父亲兴奋得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亮了起来,他想,七年以后学成就可以报效祖国,在祖国的军事事业大展宏图。真的不知道江南长大的父亲是怎样适应哈尔滨寒冷的气候的,那时候比现在要冷得多,说滴水成冰并不是传说。

  然而,有时候命运就会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改变航向。在第一次反右行动中,老实巴交的父亲竟然被查出有政治问题。究其原因,竟是父亲的简历惹了祸。原来在参军之前,家里最低迷的时期,父亲背着爷爷找了一份工作,父亲把这一经历写进了入学的简历,就是这份做了不到一个月且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的工作,毁了父亲的美好前程。学校去上海详查了那个单位,结果竟然是国民党旗下的企业。父亲百口莫辩,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他怎么会知道内幕呢。然而事实是严酷的,父亲被开除学籍,转业,分配到哈尔滨第六中学当了一名物理教员。前程被毁,回乡无望,万念俱灰的父亲只好再次站在三尺讲台上,开始了他一辈子的教师生涯。

  后来,父亲结识了小父亲11岁的母亲,在癫痫病的治疗偏方靠谱吗那座冰冷的城市安了家。几年以后,哥哥姐姐相继出生。父亲虽然没有学成毕业,但是工资还是按大学毕业的标准发放的,在那个年代,得以安居。

  上个世纪的那场浩劫,再次跟父亲的命运开了个大玩笑。父亲从小喜欢搞小发明,再加上是物理老师,父亲经常会帮同事装半导体,也就是很原始的收音机。也许是为突出他的技艺精湛,父亲装出来的半导体不仅声音清晰,还能收到短波,即当时的外国台。于是在那个黑白颠倒的时代,父亲被人举报:收听敌台,里通外国,被定性为“苏修特务”(呵呵)。就在母亲刚刚怀上我的时候,父亲被停职,接受调查,隔离反省。那时候,母亲经常领着哥哥姐姐去给父亲送饭,送衣物,有一次,时年七岁的哥哥被红卫兵在操场里追打:这是个狗崽子,打死他!吓得姐姐在母亲怀里大哭。父亲接过母亲手里的东西:“快走,照顾好孩子们!”不明就里的姥爷也被人蛊惑,坚决让母亲跟父亲离婚,断绝来往。母亲断然拒绝,因此,姥爷差点就不认母亲。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母亲在极度忧郁中生下了我,我出生的时候,父亲不在身边。在我快满月的时候,父亲回了家,也得到了学校的安排——一家人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于是母亲抱着襁褓中的我,收拾了简单的家当,跟父亲去了黑龙江海伦县,同行的还有几个老师和当时的老校长。

  已经人到中年的父亲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到了农村,父亲不用再教书,只是整天被拉去政治学习。而村民都是善良的,当时正值春播,他们帮母亲整理房前屋后的土地,下乡第一年,一家人就吃到了自己种的蔬菜。本来就是农村长大的母亲还亲手孵出了很多小鸡,在我可以吃辅食的时候就吃到了香喷喷的鸡蛋。在那个宁静的村庄,一家人远离城市里的喧嚣与斗争,也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恢复政策,我们 告别了那片黑土地,又回到了哈尔滨。父亲重返讲台,平静的生活得以延续。

  父亲对于我们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父亲从不会大声地呵斥,也不会长篇大论地训诫我们,他总是以自己的行动影响着我们,印象中在家里的父亲总是捧着一本书。父亲一生不嗜烟酒,喝上一口白酒就满脸通红。父亲总是笑咪咪的,然而透过眼镜片后面的眼睛,还是能洞察一切的。记得我六岁的时候,在外面跟小朋友学了一句脏话,回到家正好赶上哥哥故意逗我玩,于是从我的口中复制了那句脏话,当时父亲正在看书,只见父亲放下手中的书,用很严厉的眼神看着我,右手北京燕化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扬在半空中,“嗯——?”当时我吓得躲到母亲身后大哭,母亲说:“快跟爸爸承认错误,以后不骂人,啊!”我没敢说话,只低着头低泣。那天晚上,我的手里多了几块那时候很少见的杂瓣糖,父亲抱起我,用他的胡子扎我的脸,说:我老丫头是个乖丫头呢!我则在父亲的怀里“咯咯咯”地笑,从那以后,我再没说过脏话。

  在父母的陪伴下,我们兄妹三人渐渐长大。哥哥继承了父亲的爱好,整天鼓捣他的那些零件,姐姐喜欢运动,数九寒天,父亲会领着姐姐去学校的冰场上滑冰,而我喜欢去松花江边玩,父亲就一次次地领着我去散步,去看日出,玩沙子。

  父亲在他的严谨治学中得以桃李满天,父亲对他 的学生也一直是和蔼可亲的,前几年我去看我的恩师,我初中的语文老师(我曾在父亲就职的学校读初中),她还提起父亲:黄老师啊,总是笑咪咪的,就没见过他训过学生,对待我们也总是一副大哥哥的模样……

  父亲一九八八年退休,刚退休的那个夏天,在上海的大伯父辞世,父亲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赶回故里。父亲说:上海的变化真大呀,没有你们的堂哥领着,我都找不到家咯……

  退了休的父亲没想就此闲下来,有找他补习功课的学生来,他都回很耐心地讲解,有时候还会留学生在家里吃饭。后来姐夫开办了工厂,父亲又自告奋勇,去给姐夫管理仓库。那些年,我随先生到天津,夜里父亲睡不着经常打电话给我,聊些家常之后父亲总是说:我没啥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如今是母亲说这样的话)。父亲心里一直牵挂着我,这个二十二岁就结婚,远走他乡,独自挑起生活担子的小女儿啊。我在天津的第二年,姐姐领着父母去看我,我们一起爬长城,逛北京城,父亲开心地像个孩子,走到哪里都要我给他拍照。其实父亲骨子里是很浪漫的,他喜欢摄影,喜欢旅游,只是为生活所累,把所有的愿望埋于心底。

  两千年年底,因工作需要,我们一家又调回哈尔滨,安置好家里的一切,我便迫不急待地赶回去看父亲,那时候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当时正在住院疗养。我领着大宝抵达医院的时候父亲正坐在床边输液,父亲瘦了很多,但精气神仍然是健朗的,看见我们出现在病房门口立刻很开心地微笑,张罗着让我给大宝拿好吃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那个冬天很冷,父亲几进几出医院,我们以为只是老年病而已,谁想到,那是父亲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

  二零零一年元宵节,我买来汤圆煮给父亲吃,父亲高兴得不得了,父亲说:癫痫医院那家比较好几十年没吃过了,真好吃啊。我这才意识到,江南长大的父亲一直随着母亲适应着北方的饮食,而骨子里的喜好却一直没有改变,骨子里那浓浓的乡情只有保存在记忆里深藏。我说,喜欢以后咱就经常吃呗。可惜,已经没有以后了……

  正月二十八,是父亲的生日,我买了蛋糕回家给父亲祝寿,吃饭的时候发现父亲吞咽困难,我问怎么了,父亲说:没事,这几天就这样,人老了啊。哥哥姐姐发现苗头不对,于第二天送父亲去就医。

  在医院的那几天,父亲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的时候就嘱咐我们:母亲没有老保,一定善待母亲,哥哥经济困难,让我和姐姐放弃家里唯一的房子的继承权,还交代了一些自己的身后事,我总是说:爸您别乱说,听话,好好养病啊,出院了咱找时间出去旅游,领您去上海,去中山拜祭祖屋……

  三月四日,倒春寒使天气异常寒冷,从早上就有细碎的小雪花飘散着。上午,父亲突然精神起来,几天滴米未进的父亲对我说:“老丫,我想吃鸡蛋羹!”我高兴地跳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回家给父亲蒸了一碗鸡蛋羹。那天中午,父亲很顺利地吃下那碗冒着热气的鸡蛋羹,满足地说:“真香、真好吃。”我说:“那以后天天给您做。”

  父亲缓缓地躺下,像个孩子一样对我笑:“吃累了,有点困,我想睡会儿!”我给父亲掖好被子,父亲努力地睁开眼睛说:“老丫回去歇着吧,让你哥姐在这,这几天你累坏了。”我说:“行,明天想吃什么让姐姐告诉我,我做了带来。”父亲扬起手:“嗯,去吧。”走出病房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父亲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红,静静地睡去了。

  顶着雪花,我回了家,心里想着等父亲出院了接父亲到自己家调养,给本来身体就不好的母亲减轻点负担。忙碌到深夜,刚刚熄了灯躺下,姐姐的电话打过来:“爸不行了!”我说:“怎么会,下午好好的呢!”“打了强心剂,医生在急救!”姐姐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当我赶到医院,父亲已经听不到我的呼唤,永远地睡去了。我抱起父亲依然温热的身体:”爸,醒来,快醒来,我又蒸了鸡蛋羹,快起来呀……”可是回应我的,只有医生的叹息和哥哥姐姐的啜泣声。

  那一年的父亲节,遵照父亲的遗嘱,我们兄妹三人捧着父亲的骨灰站在松花江边,父亲说:不留骨灰,他要顺着松花江水游遍祖国的山川江河。骨灰随着菊花花瓣慢慢散开,随着水流缓缓消失,在平静的江水中,我似乎又看见父亲那温暖慈祥的治疗癫痫病选择哪种方法有效呢笑脸……

  人们都说,七十三、八十四是老年人生命里的一道坎,父亲终究没有迈过那道坎,他平凡而坎坷的一生,定格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七十三周岁……

  有时候我总是跟母亲抱怨父亲的最后时刻我没有守在身边,母亲说:你们三个啊,你爸爸最疼你,他是不想让你过度伤心的。也因了这个原因,我一直不相信父亲已经走远,我相信他一直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看着,用另一种方式陪伴着我们。每一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驱车去松花江边坐坐,望着那一池江水跟父亲低语,每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父亲会准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梦里的父亲很少说话,但是会无形地让我感觉踏实,给与我力量。

  这些年我走过不少城市,只要遇到有江河湖海的地方我就会在水边站一会儿,心想,父亲来过这里了吗,父亲还好吗?

  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那么我想,以后的生生世世都做父亲的女儿可好?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站在父亲膝前说:“嗨,老爸,我是您的老丫头,好久不见!”

编者按:千百年来,父母和儿女之间的情感,似乎总是以父母的牵肠挂肚和儿女的后知后觉来定格和维持的,本文以时间顺序为明线,以父亲的爱为暗线,深刻的刻画了父亲的一生。文章中没有波澜壮阔的情节,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但正是这些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汇聚成父爱的河流,环绕在我这个女儿的身边。父亲的一生是劳苦而充实的一生,无时无刻都在为他的儿女和整个家庭撑起一片天空。以至于在父亲过世的这些年里,我总是在有水的地方缅怀和思念父亲,梦里与他相遇,带给我希望和力量。我也会在每一个有水的地方寻找父亲的足音,回首生命中那些不再重复的岁月。文章层层梯进,结构感很强,较为出色的结尾更是深化了主题。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父亲是女儿今生的眷恋,一生隽永父女情,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感动,更是一份深沉的思索,唯有珍重和珍惜,才是现实和生活。很好的一篇散文,推荐阅读,并向紫烟姐姐问好,安好幸福。

责任编辑:若隐

TAG标签:

【审核人:】

上一篇:离歌尽散,流年荒陌_伤感爱情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下一篇:魔法师与屠龙剑读后感,魔法师与屠龙剑读后感范文 - mylove123|生活范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